极速小说网提供使命最快更新全文阅读
极速小说网
极速小说网 科幻小说 校园小说 都市小说 架空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重生小说 仙侠小说 综合其它 玄幻小说 乡村小说 同人小说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官场小说 灵异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推理小说 穿越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好看的小说 都市百美 伊底帕斯 家人宴客 家庭传奇 呆瓜阿福 妖女榨汁 罪恶进行 永乐仙道 碧栬江湖 人间仙境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极速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使命  作者:朱维坚 书号:43195  时间:2017/11/4  字数:18785 
上一章   ‮章三十第‬    下一章 ( → )
只知前进不知迂回,不是一个合格的指挥员

  (2000年6月30晚至7月1晨)

  1

  这是周末之夜。

  晚九时四十分许,清水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治安大队、巡警大队、政经文保科和市区派出所的三百多名民警聚集到公安局大会议室。他们都接到紧急通知:省厅通报,几名在外地作下大案的逃犯正逃向本市,为确保“七·一”安全,接通知后速来局集结,执行堵截任务。

  可是,一进会议室就觉得不对。因为,门口站着戴白头盔的督察,纪检书记、督察大队长靳厚生亲自带队,每个人在门口要先出手机和传呼,然后才进门,而且许进不许出。包括副局长牛明和黎树林也没例外。局长林荫、政委方永祥脸色严峻地坐在前面。正是盛夏,天气很热,可窗子却紧紧关着,屋子也就更为闷热。

  三百多人齐刷刷坐好后。林荫咳嗽一声说:“首先,由方政委传达市局密传电报!”

  方政委戴着眼镜,一字一句地传达了市公安局的传真电报:

  “全区各市县公安局、直属分局:

  按照公安部和省公安厅的部署要求,全市公安机关要在“七一”前开展一次集中清查整顿娱乐场所统一行动,打击“黄、赌、毒”违法犯罪活动。为使这次行动取得预期效果,特提出如下要求:

  一要排除来自各个方面的干扰。对发现的‘黄赌毒’犯罪活动,不管涉及到谁,都要依照有关规定一查到底,严厉打击,以净化社会。同时,要顶住压力,排除干扰…二要加强保密,严肃纪律…对漏行动秘密、通风报信、跑风漏气的,一经发现,要坚决严肃处理,给予纪和政纪处分,质严重的,坚决清出公安机关…”

  方政委传达完毕,由林荫做动员讲话。他脸色严峻,话语落地有声:“大家一定明白了,我们今天晚上并不是执行什么堵截任务,而是按照上级公安机关的部署进行一次统一行动。为了保密,所以在通知时没有讲,请大家谅解。这次行动的代号叫‘雷雨行动’,之所以起这个名字,是希望我们的行动象雷雨一样,洗涤我们清水的污泥浊水,使清水真正清起来。按照地区公安局部署,对这次行动的要求有三句话六个字。一要保密。要绝对保密,除了参加行动的人,不得给任何人。刚才要大家出手机的原因就在于此。这不是对大家不相信,是事实让我们不得不为之,不但大家的手机出来,局领导中除了我,其他领导的手机也都了上来。这也是为了避免嫌疑。等一会儿分组后领取对讲机。二要迅速。部署完后我们马上行动。迅雷不及掩耳。三要坚决。在行动中可能会遇到阻挠和压力,但,不管是谁,只要他有违法行为,坚决依法处罚。任何人--也包括局领导都不得讲情。办案人员要坚决抵制压力和干扰,如果你抵制不住,就推到我身上,有我顶着。局领导更要自觉遵守,保证绝不讲情。今天晚上的行动出是对每个人的一次考验,考验我们的立场,考验我们是不是合格的人民警察。好了,下面,我把今晚行动分工和行动措施讲一下!”

  …

  这次行动是林荫精心预谋的,预谋产生在省城请钱失败之时,或者产生于那位年轻处长的提示。

  那位处长提出,自己有一位“兄弟”要来本市办赌城。而赌城本市就有,那就是皇朝大酒楼。管局长就指出了这点。

  就任至今,皇朝大酒楼的情况没少往脑袋里灌,也一直想动它。可是,一方面投鼠忌器,另一方面出于策略考虑,也就是方政委说的“有些事不要之过急”现在,到任已经四个多月,脚跟已经站稳,可以动它了。从省城回来后,林荫避开牛明,部署秦志剑组织得力人员对皇朝大酒楼进行暗中调查,结果反馈上来的信息是惊人的。皇朝大酒楼的三层往上,就是赌城和窝,特别是赌博,手段有跑马机、角子机、也有纸牌,输赢非常快,仅此项皇朝大酒楼每天就收入十万元以上,最多时一天能收入三十万,最少的一天能收入六万元。已经干了三年多,可以想见他们赚了多少钱。也正因此,这里吸引了大量不法之徒,外市县甚至外省的赌徒也纷纷赶来。

  其实,这在清水是公开的秘密。可是,多年来没人过问,没受过任何查处,公安机关也敬而远之。

  这回,林荫下了决心,非动它不可。动机当然很多,有一条也无须隐瞒,那就是通过罚没款解决经费问题。林荫想:公安局为了维护治安、打击犯罪没有经费,他公然违法犯罪和发犯罪却大发其财,是可忍,孰不可忍。这回,即使不追究你刑事责任,也出点血吧!

  但是,林荫也深知,动皇朝大酒楼是一场硬仗,必须解决两个难题,一是保密,二是保护。保密是内部问题,自己还可以控制,刚才的行动就是保密的一部分。可“保护”就不是自己能解决的了。这个“保护”不是谁保护公安机关,而是保护皇朝大酒楼,是皇朝大酒楼头上的保护伞。还在上任不久,一些市领导就向公安局打过招呼,皇朝大酒楼是市里的重点保护单位,公安局不得随便对其检查。如果确有问题需要检查,也必须先向市里请示得到批准后方可行动。林荫曾把自己的想法报告给地区公安局谷局长,谷局长要他耐心等待时机。今天,时机终于来了。前天,万书记去泰国考查市政建设了,大军子也随着一起去了。机不可失,谷局长立即发来密传。

  当然,行动前林荫也请示了市领导,可是,他请示的是陈副市长,把心里的话全说了。陈副市长慨然允诺,一拍脯说:“干吧,我支持你!”林荫问是否还需要请示洪市长和许副书记。陈副市长说:“他够不容易的了,别再给他增加压力了。也别找许副书记,那人什么事都是三思而行,一找他准凉,今天就我当家,谁要怪罪下来找我姓陈的!”

  就这样,一场雷雨行动开始了。

  “雷雨”行动并不是只对皇朝大酒楼一家,但它是重点。林荫将三百多名民警做了分工,其他都是五六个、七八个人一个行动组,唯有检查皇朝大酒楼留下近二百名民警。随着一声令下,参加会议的人迅速奔出公安局大楼,奔向目标。

  这时,市电视台的苗雨和陈锋也赶来了。陈锋的肩膀上自然少不了摄像机。二人是接到公安局的通知赶来的,来之前也听说是堵截逃犯。到场后一听说是动皇朝大酒楼,更加兴奋。

  这也是林荫的一个策略:把整个过程都录下来,一可以通过公开报道,鼓舞人心,打击大军子的嚣张气焰,二可以做为证据,应付事后的责难。

  出发时,林荫特别叫了牛明一声:“牛局长,你跟我在一起,协助我指挥!”

  用意也很明显。虽然手机已经收上来,可要通个风报个信还是很容易的。让他留在身边,动作起来就不那么方便了。牛明无奈,只好跟在林荫身边,装作关心地说:“林局长,我得提醒一下,皇朝大酒楼是市里的重点保护单位,请示市领导了吗?”

  林荫简单地回答了一句:“请示过了!”牛明又问请示谁了。林荫看了他一眼:“这你不用管了,一切有我负责!”

  出发时,林荫又和秘密监控的秦志剑通了电话,秦志剑回答说:“一切正常!”

  果然,因为行动快,保密工作做得好,皇朝大酒楼没有一点准备。

  2

  10时整准时行动,10时10分就赶到皇朝大酒楼。只见灯光绚丽,笙歌曼舞,男女乐,正是夜生活的黄金时间,享乐的高峰。

  二百多名公安民警迅速赶到,按照事前制定的方案,派出部分民警分头堵住了所有出口。大队人马由林荫带队,从正门进入楼内。

  一楼大厅,陶素素出来,一袭高贵的白纱裙,出白的臂膀,使她显得高贵而又感。她略显惊慌地住林荫:“林局长,我们是市里重点保护单位,你们这是…”林荫拉着脸出示自己的证件“我是清水市公安局长林荫,按照上级公安机关部署,对行业场所集中检查清理,请您配合!”说着一挥手,民警们迅速奔向楼梯,十几个五大三的保安冲出来,可比划了一下没敢阻拦。一分钟后,上边的三个楼层已经被刑警们控制。随着一个个客房门被打开,一个个不堪入目的镜头出现,丰,腿臂,多被苗雨和刘枫的摄像机摄入其中。

  情报非常准确,在两个大房间里,赌徒们做一团,有的胡乱地藏钱,有的想逃跑。可由于警力充足,行动果断,谁也没有跑掉。

  林荫身着警装,手持对讲机,坐镇一楼大厅,陶素素在他的身前身后转了几圈,想说什么也没法说,就拿着手机躲入一个房间里。林荫猜到了她要干什么,冷笑一声,端坐不动。他早把自己的手机关掉,只用对讲机进行指挥。这时,对讲机里传出一个急促的声音:“林局长,我是秦志剑,三楼有人暴力阻挠公务,怎么办,请指示?”林荫闻报大怒:“制服他,带回局内依法处罚!”边说边奔上三楼。

  三楼一片混乱,三四个保镖模样的汉子被按倒在地,正在戴手铐,地上还扔着两把尖刀。只有一个人还在顽抗,手挥一柄军刺,大骂着:“妈的,反你们了,敢来皇朝大酒楼闹事,我宰了你们,谁上,我砍死他…”

  舞刀者正是二军子。他只穿个头,赤着舞动手中刀,真的向警察们身上砍,已经有个年轻民警受伤。警察们纷纷后退,几个人叫着:“开,开…”可谁也不敢扣动板机。二军子更加疯狂无忌:“妈的,是小子你们别躲,看我敢不敢砍,我是疯子,砍死也白砍…”一眼看到林荫,更加疯狂:“姓林的,我你妈,我先砍死你…”口中叫着,刀锋就砍来。

  情况紧急,环境又很窄,林荫一时难以闪开,正在着慌,就听身后有人大叫一声:“住手!”一个高大的身影冲上去,单手向刀锋,不知怎么搞的,一下就抓住二军子手腕,顺势一扭,二军子“妈呀”一声趴到地上。他气得一边挣扎一边大骂:“反了,反了,放开我,放开我…”欠脸冲林荫破口大骂起来:“姓林的,都是你整的,我知道你是冲我们弟兄来的,妈个×,我看你能把老子怎样,反了你了…”

  秦志剑走到林荫面前:“局长,我们打开房间时,他正跟两个少女嫖宿,不但不服管,还破口大骂,又招来同伙跟我们动手!”林荫大声命令道:“立刻带回局里突审,做好笔录,依照有关规定从重处罚!”

  话音未落,又听到二楼人声喧哗,林荫急忙奔下去,见一个房间内挤满了刑警,有人正打开窗户往外跳,林荫挤过去才发现,窗下是阳台,一个赤条条的人体正瘫在阴影中呻。不一会儿,几个刑警将其弄进屋来,帮他穿上衣服。林荫一看,认识,市交通局长蒋实全。原来,他正和两个小姐玩到兴头上,见警察来抓,一急就从窗子跳到阳台上,不小心跌伤了腿。

  这一切,都被摄像机拍摄下来。

  随后,行动进展顺利,共抓住嫖客十一人,卖小姐二十三人,赌徒二十二人,再加上二军子等几个阻挠行动的歹徒和酒楼经理陶素素,五十多人带回局内。

  林荫知道,绝不能给这些人以息之机,回局后立刻组织力量分头进行询问、讯问。还在办公大楼前后门派出全副武装的巡警站岗,不许任何人进入。一切安排妥当后又对几个局领导说:“为了减轻大家压力,咱们马上都离开公安局,找个地方躲起来,手机暂不发还,这里的事由刑警大队和治安大队全权处理!”方政委带头赞同,其他人也纷纷附和,牛明有意见也说不出口。林荫又把罗厚平、秦志剑和法制科长、治安大队长找到一起,要他们分头负责,对带来的人彻底审查,依法处罚。

  一切安排就绪,林荫回到办公室,下警服,换上便衣,又走出来。在楼梯口正碰上往外走的苗雨和陈锋。二人第一次参加这种行动,摄下很多有趣的镜头,兴致很高。向楼下走时,苗雨紧挨着林荫,兴致地说:“林局长,你们这次行动太好了,太痛快了。回去我们连夜工作,把带子剪出来,明天上班就报台长审批,争取近快播报,让他们曝曝光,再给那个跳到阳台上的交通局长和郑华军来几个特写镜头!”

  林荫心情很好,与苗雨一问一答、高高兴兴走出大楼,却骤然听见一个极为熟悉的女声在跟站岗的巡警吵着:“…这还能有假吗?真的,快让我进去吧…”

  接着看到了人影。林荫的心一阵猛跳,嘴都有点不听使了:“秀云,是你…”秀云看见林荫,愣了一下,正要奔过来,忽然扭过身捂着脸,踉跄着向一边奔去。林荫急忙追过去:“秀云,秀云,你怎么了,你…”他追上子,搬住她颤抖的肩头,看到了她的泪眼。这是怎么了?着急地低声问:“秀云,怎么了…你怎么来的,怎么这时候才到,为什么不事先打个电话…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爸爸…”

  最后一句话发挥了作用,子急忙摇头擦干眼睛:“没有,没有,你别瞎想,没啥事…我坐长途客车来的,半路上车坏了,耽误了时间,刚刚赶到,你们把门的警察不让我进去!”

  在旁观察的苗雨走过来,试探着询问:“林局长,这是您家嫂子吗?可真太巧了,快进去吧…嫂子,我叫苗雨,电视台的,明天我来看你…林局长你们忙着,我们先走了!”

  看着苗雨背影走远,秀云才疑惑地对林荫道:“她…她是谁?电视台的?这么晚了,她来你们公安局干什么…”

  林荫猜到了子的心思,不由笑了,急忙将今晚的行动和苗雨的情况解释了一下。并开玩笑地说:“你放心,人家能看上我吗?我都四十岁的人了,位置早让你占上了,她就是有那心也白费呀!”秀云哼声鼻子说:“男人变坏,四十开外。书上都写了,男人四十岁是最危险的年令!”林荫说:“得了得了,我就是有那贼心也没那贼胆呀,有那贼胆也没那身板呀,自到清水后可累死了,没有一天半夜前睡觉的,哪有心思和体格扯这个呀…”

  秀云这才缓和过来。

  子来了,林荫只好回身进楼,领她回办公室。没等开门,就听到电话在急促地响着。林荫摇手不让秀云接,领着她看看办公室的环境,有点犯愁地说:“你招呼也不打一个突然就来了,今天夜里怎么办呢…哎,这样吧,咱俩浪漫一下,找个旅店开个单间,来个久别胜新婚怎样?”秀云听了脸色发红,但看得出她心里很高兴,林荫就领着她往外走去。可是,走到二楼就走不动了,因为,刑警大队走廊里传出一阵狼嚎般的吵嚷声:

  “我你妈,你们警察的妈,你们局长的妈,你们敢抓二爷我,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听到这个声音,秀云现出害怕的表情。林荫把办公室的钥匙摘下来递给她:“你先回办公室等我,电话不要接,把线拔了,我一会儿去找你!”说完向吵嚷的方向走去。

  秀云担心地看了丈夫背影一眼,慢慢转身向楼上走去。

  3

  发出吵嚷声的是走廊尽头的房间。当林荫走到门前的时候,那狼嚎般的声音忽然又唱起歌来:“…我是一只来自北方的狼,我要把你们警察都杀光,然后去你的娘…啊哈哈哈哈…”不用看,是二军子。

  林荫敲开门,见二军子被铐在椅子上,一边挣扎一边唱,一边骂,见到林荫更来了劲儿,使劲一挣要窜上来,好不容易才被两个年轻刑警制住。他就坐在椅子里冲着林荫笑骂起来:“你他妈是谁,为啥看我?我你妈,你老婆,你妹妹,你闺女…哈哈哈哈…”人是感情动物,一阵恶骂突然临头,不由怒从心头起,林荫走上去就要抡起手臂,可就在手臂抡起时又冷静下来。见此情景,本已吓住的二军子又要张口骂,两个刑警扭着他的肩膀和胳膊使劲往下一,他“哎呀”一声叫起来,然后骂起两个刑警来:“你们俩妈呀…你们敢对二爷这样,你们等着…”

  主审二军子的是黄建强。他把林荫拽出办公室,低声告诉他,审查中,一些在皇朝大酒楼服务的“小姐”提供,二军子经常强酒楼雇佣的女服务员,而那些女孩儿多是未成年人,最大的十六岁,小的才十四岁,漂亮一点的都被二军子强过。他威,女孩们年纪小,害怕,不敢告发…

  林荫一下想起那次在皇朝大酒楼见到的一幕:那几个看上去象孩子似的女服务员,特别是那个长相清秀自称十八岁的小女孩儿秀娟,看来,她十有八九也被这个畜牲祸害了。强烈的痛恨从心中升起。对黄建强说:“和未成年人发生关系就构成强罪。你们加大力度,把他的嚣张气焰打下去。他不承认也不要紧,把证据收集足,争取从重从快处理!”

  黄建强轻轻摇摇头:“不容易,你没看见吗?别人谁也不想对付他,志剑在审查另外几个重点对象,就把他分给我了。一开始他满不在乎,说‘公安局不就是缺钱吗?多少,出个数,快放我出去!’我对他说,‘你们的事不是用钱能摆平的,你们皇朝大酒楼组织容留妇女卖,你涉嫌强少女,要追究法律责任!’又说,‘你放聪明点,现在的清水公安局不是从前了,清水也不是你们的天下了!’他就忽然又骂又唱起来,疯了。我知道他是装的,可是没办法…对了林局长,你还不知道这件事吧,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

  于是,林荫又听到一个惊人的事实:原来,二军子是个杀人犯!

  多年前,二军子用非常残忍的手段把一个人给杀了,杀了还不够,还把人给肢解了。但是,当案卷侦查清楚,移送检察院后,他忽然得了精神病,到北方精神病院一鉴定,还真鉴定出来了,说是一种什么间歇精神病,不负刑事责任。不到半年,就从精神病院出来了,逍遥法外,从此更加霸道,说打谁就打谁,说砍谁就砍谁,人们就更加不敢惹他了。

  居然有这种事!

  林荫又想起在皇朝大酒楼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情景,当时,他还和自己握过手,还称兄道弟,闹半天是个杀人犯,是个精神病,怪不得大军子没有让他上席…对了,他好象还说了句什么“别看我疯”…妈的,这样的人怎么能是精神病,这里边有问题…

  黄建强低声继续说:“大伙都知道,这鉴定是他们兄弟花钱买通医生做出来的。可没办法。人家医生鉴定得也妙,叫间歇精神病,时好时犯,平时好好的,每当犯罪时就犯了,因此他所有犯罪都可以不受处罚…志剑说得好,有的精神病鉴定医生纯粹是败类!”

  林荫气愤地说:“他既然是精神病,应该进精神病院,为什么还让他在社会上活动,威胁他人安全?”

  黄建强叹口气说:“谁来追究这个问题呀,即使追究又谁来管?他们总能找出理由来。譬如,他是精神病不假,可现在已经好了,有什么理由还关在精神病院呢?可是,如果又犯了罪,那就是犯了病,可以再收进去治疗,过段时间,反应不大了,再以治好了的名义放出来…林局长,这回说什么也不能放过他了。咱们得找个他们的钱使不上劲的地方做鉴定…不过也难说,中国精神病鉴定得太滥,有好多家都可以做,你找这个,他们又可以找那个…志剑刚才气得跟我说,如果这次还整不了他,等他再犯事时,就当场把他干掉…行了,林局长,把他交给我,你到别的屋看看吧,这是跟大军子斗,你给大伙打打气!”

  林荫觉得黄建强的建议很好,真该给大伙打打气,既然已经干了,就不能功败垂成。他一个门一个门地走着,给审查人员打气,鼓励他们坚定信心,要有耐心。正走着,忽然又听到一个办公室传出女人低低的哭泣声。把门敲开一道出王霞的脸,走进去,看到一个清秀的小女孩儿正伏在办公桌上哭泣,瘦弱的肩头一抖一抖的,看上去是十分伤心。王霞低声说:“她只有15岁,因为家穷,被骗到皇朝大酒楼当服务员,本想挣些钱补贴家用,不想来了不久就被二军子强了。她还说,被强的不止她一人,还有别的少女服务员。我做了半天思想工作她才说实话的!”王霞说着说着也忍不住低声骂道:“纯粹一个野兽,畜牲,局长,这回再不能便宜他了!”

  王霞说的正是林荫的心里话。他强抑制愤怒,问女孩儿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王霞说:“是农村孩子,从南边骗来的,叫戚秀娟!”

  戚秀娟,秀娟。肯定是那天晚上的女孩儿!

  妈的,畜牲,绝不能便宜他们。

  又走了几个办公室,见了好几个被审查的小姐和服务人员,他们好象都受过训练和嘱咐,对皇朝大酒楼发生的卖嫖娼和赌博行径,或者不知道,或者说是第一次,更不往二军子和陶素素身上咬。这样做的目的很明显:使公安机关难以重处责任人和皇朝大酒楼。

  林荫想向罗厚平了解一下情况,可走到刑警大队长办公室门外,却没听到里边有动静,试探着敲敲门,罗厚平探出了脑袋,叫了声“局长”把他让了进去。

  里边坐着一个漂亮的女人,正是陶素素。

  室内的情景很不正常,看不出谁是审查谁是被审查的,陶素素坐在沙发里,两个审查的刑警却坐在椅子上。两个刑警很疲倦的样子,看到林荫进来,从椅子上站起,仍然抑制不住打出的哈欠。陶素素看到林荫,也款款站起,不卑不亢地笑着:“林局长您好,累坏了吧,你们当警察的可真太辛苦了,我们皇朝大酒楼给你们添麻烦了…非常抱歉,我做为总经理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向您检讨!”

  不卑不亢,自然得体。林荫想,这样的女人,恐怕罗厚平对付不了。

  果然,罗厚平把林荫拉出门外,低声告诉他,陶素素对发生的一切都装作不知,都说是下边人瞒着她搞的,她只负管理不到之责。她是女人,硬不得软不得,叫人一点办法没有。林荫听了冷笑一声:“是吗?”然后重新走入室内。

  已近‮夜午‬,可能是困倦所致,陶素素脸色有点苍白,也有几分憔悴,但仍然很漂亮。她的漂亮和苗雨不同,她是另一种人,是一种含有某种危险的、又极具惑力的漂亮。虽然在接受审查,公安局长亲自来到面前,她也没有一丝慌乱,还反客为主地给林荫倒水:“林局长您辛苦了。我们皇朝大酒楼出了这些事,我有责任,管理不到位,下边有些人搞没及时发现。我们是市里重点保护单位,怎么能允许这种活动存在呢?这简直是砸我们皇朝大酒楼的牌子,我们要进行一次认真整顿,把责任人员全部辞掉,再组织大家认真学习公安机关有关规定,杜绝这种事情再次发生。今后如果再发现这种情况,要主动向公安局报告,向您报告…林局长,请喝水!”

  林荫接过水杯放到一旁,让两个年轻刑警去休息,两个刑警大赦一般走出去,罗厚平犹豫一下也想出去,被林荫止住:“你别走,咱们俩跟陶经理好好谈谈!”

  林荫说着坐到对面的椅子上,发现陶素素现出警觉的神情。林荫平和地一笑说:“陶经理,我们曾经接触过,虽然只有一次,可陶经理给我的印象却很深,我觉得,陶经理是个聪明人,也是见过世面的人,而我也四十岁了,还是公安局长。你说,象我们这样的人,真话假话能听不出来吗?做为全市著名的皇朝大酒楼经理,居然不知道酒楼内有卖嫖娼活动,这能让人相信吗?如果这是偶然的、小规模的倒也很有可能,相反,它是长时间的,大规模的,做为经理你不知道?”口气渐渐严厉起来:“陶经理,我所以和你亲自谈,用这样的口吻,是对你的尊重,因此,也希望我们互相尊重,希望你象我一样说实话,这对你有好处。我知道,你只是名义上的经理,酒楼的主人并不是你。你就真的心甘情愿代人受过吗?”

  在林荫说话时,陶素素认真地听着,深幽而漂亮的双眸还定定地盯着他。随着林荫语调的严厉,她苍白的面容也呈现出红晕,但很快又褪去了。林荫住口后,她眼睛垂了一下又抬起来,勉强笑了一下回答说:“林局长,我说的是实话,您要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真的,我们酒楼办好几年了,公安局什么时候发现过有赌博卖活动?如果有为什么不早抓?您也能知道,市里的一些领导也经常到我们酒楼做客,你们公安局有的领导也去玩过,我们怎么能干这种事呢…这回出的事真是偶然的,我真的不知情!”

  林荫听出,她说这些话有暗示的成份,就是说皇朝大酒楼有后台,你公安局惹不起,不由心中来火。冷笑一声道:“陶经理,看来我们没有必要谈下去了,因为你还不了解我的为人,我是对事不对人,只要有违法犯罪活动,只要是公安机关的职责范围,不管涉及到谁,我都敢管,而且,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使他受到应有的惩罚。现在有的人真傻,自以为有钱有势有后台,就胆大妄为,什么事都干,以为谁也不能把他咋样。其实,他想错了,在我们国家,绝不会允许这种现象长期存在,我们清水也是如此。”

  林荫说这话的时候,发现陶素素深幽的眼底里闪出异样的光芒,定定地盯着自己,可当自己话音要落的时候,又换上一种冷笑,一种不屑的冷笑。他有点恼火,目光上去问:“怎么,陶经理不相信我的话?”

  陶素素着林荫的目光,有点挑衅地一笑:“我愿意相信,也相信您的话是真诚的,可这只是您的美好愿望…”停了停:“可愿望和事实总是有很大距离。林局长,正象您说的,我们都是成年人,都见过世面,说空话假话真没意思!”

  陶素素说这话时还出似笑非笑的表情,这使林荫一下想到何大来在皇朝大酒楼的所作所为,特别是那次被抓住又放掉的事,不由脸上发热,声音也一下就大起来:“陶经理,你不用不相信,是,有些人现在是做得,好象还碰不得,可他最后的下场绝不会美妙。您没听说过吗?不是不报,时机未到,时机一到,一切都报!”

  林荫气哼哼地停下来,发现陶素素又用她那深幽的大眼睛定定地盯着自己,好象听入了神。她的眼神很复杂,还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他一时也不好再说什么,急忙把目光移开,瞅向罗厚平,想让他说几句,可罗厚平站在旁边,也在入神地听着。

  静场片刻,林荫把目光又移到陶素素脸上,换了一种和缓的口气说:“陶经理,我再说一句不太礼貌的话,我第一次见到您,印象很好,你知道为什么吗?”

  陶素素非常感兴趣地:“为什么?”

  林荫笑了一下:“两个原因,一是您很漂亮,二是您歌声很美!”

  陶素素没想到林荫会说这话,脸腾的一下红了,但也出几分高兴,感激地一笑:“谢谢林局长!”

  林荫急忙用手势止住陶素素:“您别急,我的话刚刚开始。我就从您的漂亮说起。男人都喜欢漂亮女人,我也不例外。可是,我对此有自己的体会。在很小的时候,我往往从外表评价一个人,尤其对女人,她外表漂亮,我就以为这个人心肠一定很好,为此吃过亏上过当。长大一点我就改变了看法,认为外表漂亮的人往往内心世界并不一定漂亮,也许正相反,所以对漂亮的女人我总是抱有戒心!”

  林荫把话停下。陶素素脸色晴不定了,可仍然努力笑着:“林局长,您是说…”

  林荫:“我不是说您,请您听我继续往下说…再后来,随着年令的增长,人渐渐成,这种认识又有了改变。那就是,外表漂亮的人中也有很多是好人,外表难看的人同样有很多是好人,结论就是,不应该用外表来衡量人!”

  陶素素闹不清楚林荫的意思,只是用漂亮的大眼睛看着他。

  林荫停了停又说下去:“可是,在上述认识形成的同时,我还形成另外一个认识,那就是,从一个人的外表,可以一定程度地透视他的内心。如果一个人的外表很美,让人看上去产生好感,那么,这个人极有可能是个好人。对了,我说的不准确,美和漂亮不是完全的同义语,你可以不漂亮,可如果你心地真诚善良,自然会在外表显现出来,这样,你就给人一种美感,使人产生好感…陶经理,你明白了吗?你长得漂亮,给人的感觉也很好,你的歌声更为美好,因此,使人产生好感,产生信任的感觉!”

  陶素素脸忽的一下红了,并反常地现出一种腼腆的表情,尽管只是一闪即逝,可仍然被林荫捕捉到了。陶素素真诚地出感谢的笑容,身子向林荫欠了一下,轻声说:“林局长,非常感谢你,可是…对不起,我并不象你说的那么好…”林荫摇摇手:“你听我说下去。我曾经对人进行过研究,我觉得,就大多数人来说,本确实是善的,只因为后天的遭遇,他们为了生存,渐渐改变了本,或者说把本隐藏起来,却以另外一种面目出现。尤其对女人来说更是如此…也许我有些偏颇,我总觉得,女人的内心往往比男人要好,她们心灵更加感,更富有同情心和爱心,然而,由于她们往往处于弱者的地位,很难把握自己的命运,受各种外因左右,不得不去做一些自己并不想做的事情。”

  陶素素听得入了神,眼睛有点忘情地盯着林荫。

  林荫把话说得更近了:“陶经理,现在我不想着你说什么,你对我说的话是不是真的我也不想深究,可我对你说的全是真心的话。我想,你对皇朝大酒楼的一些事情是完全了解的,或许,这些事是与你的本相抵触的,或许,你有时也会产生一种不安全感…这么跟你说吧,我以一个公安局长的身份负责地说,皇朝大酒楼虽然兴盛一时,可任何事物都是盛极而衰,它最后的结局很难预料。我说过了,你很聪明,一定能想到这一点,要居安思危呀,人如果不走正路,别看他今天作威作福,趾高气扬,明天就可能是阶下囚,所以,人一定要把握好自己,你说是不是陶经理?”

  面对林荫的询问,陶素素脸上现出非常复杂的表情,嘴动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可言又止,最后只是轻轻一笑:“谢谢林局长的提醒,我会注意的!”

  林荫笑了:“能注意就好…哎呀,你看我说了些什么呀?没办法,我可能有点不尊重妇女了,可我总觉得女人是弱者,总想帮助她们,还不知能不能得到理解…这么说吧,陶经理,如果你以后真的有什么为难之事,尽可以来找我!”

  林荫说完站了起来,对罗厚平说:“你们接着谈吧,我该走了,如果陶经理不想说,就不要勉强了,先让她考虑考虑!”

  林荫向外走去,陶素素急忙站起,送到门口,又轻声说了句:“谢谢林局长!”

  林荫回过头,看了那双深幽漂亮的眼睛一眼。

  罗厚平送林荫走出办公室,佩服地说:“林局长,你真行,那番话把我都有点说动了,你看她,和刚才对待我一点都不一样。我看,她没准儿会上你的!”

  林荫笑了:“是吗?可惜,她虽然很漂亮,却不是我喜欢的那种女人!”

  说完这话他才想到,秀云还在办公室等着自己。

  林荫在回办公室的路上,边走边敲开几个屋门查看一下情况。看来,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一旦公安机关动了真格的,再凶的恶势力也就软下来。除了二军子和陶素素,绝大多数嫖客赌徒和卖小姐都承认了问题,也都表示愿意接受处罚,哪怕重一点也可以,只求快点放了他(她)们。当然,他们都说这是第一次,嫖客们还都央求办案民警替他们保密。一个办公室里,还有两个嫖客赌徒大骂皇朝大酒楼吹牛ד妈的,说什么在他们这儿保险,儿硬,公安局不敢来查,硬他妈个蛋,公安局不敢查怎么把老子抓来了…”林荫听了暗暗发笑。

  上了三楼,见财务室的门也开着,灯光通亮,里边有很多人,就走进去。见会计和现金员都来了,还有刑警、治安、经侦大队的内勤和这些单位的人,他们都在点钱,有的,有收的。江波完钱回头看到林荫,高兴地报告说:“林局长,战果辉煌,皇朝大酒楼一家就收缴赌资五十八万二千三百元,按照规定,每个赌徒根据情况罚款一到五万元,共罚款二十一万七千三百元,嫖客和卖妇女个人罚款合计十二万三千元,几项合计九十二万二千六百元。这只是皇朝大酒楼的,其他场所还能罚上十万八万的,估计总数可以超过百万元。还有皇朝大酒楼的罚款没上来,如果都上来,那就更可观了…”

  听着江波的话,林荫宽慰的同时也感到遗憾和不安。按理,这罚款的人中,有一些应该追究刑事责任。别的不说,每桌赌资就二三十万,肯定是职业赌徒,应该判刑,可有什么办法?公安机关没钱哪,为了正常运转,为了有钱破案办案,有的时候,就以罚代处了。林荫知道,这种现象不仅发生在清水,一些经费困难地方的公安机关也这么干,否则无法维持正常工作。这种情况不改变,怎么能杜绝以罚代处呢?公安机关的形象怎么能不受损害呢?可是,这能完全怪罪公安机关吗?公安机关的难处,谁能理解?

  林荫对江波说:“别光盯着钱,要告诉弟兄们,对那些嫖客和赌徒要严格审查,里边很有可能隐藏着罪犯,正经人哪来这么多钱嫖赌?”

  正说着,听到门外有人叫了声“局长”闯进来,原来是刑警二中队长李飞,他一脸兴奋地大叫着:“局长,重大收获,重大收获…我们审查时发现两个嫖客可疑,拒不讲真实姓名,刚才上网一比对,都是上网逃犯,一个还是A级呢,公安部督捕的特大杀人逃犯,杀了三人呢。还有一个是B级,省厅督捕的重大经济诈骗逃犯…对了,三中队还审查出一个现行特大抢劫案犯来,在广东刚抢完一家储蓄所,分了钱,来咱清水避风,被咱们给网住了…局长,这回咱们可立大功了!”

  李飞说着高兴得象孩子一样夸张地向上方伸出双臂。林荫也非常高兴,觉得胆气也壮了。最起码这能顶一下那些保护伞,又是抓到重特大逃犯,又是破获特大案件,看他们还有什么说的?

  他怀着高兴的心情回了办公室。

  4

  刚走到门口,门就从里边推开了,秀云急急出来:“你可回来了,瞧这电话,一个接一个的…你快接吧,听,又来了!”

  果然,电话在急促地响着。林荫想要拔下电话线,秀云拦住他:“我刚才已经接过了,说你一会儿回来,现在拔了好吗?”林荫只好抓起话筒,没等说话,对方已经声气叫起来:“是小林子吧…妈的,看来你是铁心跟我过不去了是不是?你想干什么,还想干什么…”

  林荫抓着话筒愣了片刻,才意会到说话的是何大来,心里来火,也不客气起来:“何书记,我不想干什么,我只想正常执法,您想干什么呀…”

  “,什么正常执法?跟我来这一套,你还了点儿!”何大来的声调都变了:“告诉你小林子,要说对法律的理解,我比你深,比你明白。我知道,你是想以容留组织妇女卖整人是不是,可这么干的有多少,在咱们白山地区也不止皇朝大酒楼一家,可你看哪个判刑了?再说了,判刑也得有证据,你有什么证据,不就是一些嫖客‘小姐’的口供吗?她们的话能信吗?能当证据吗?二军子承认了吗?素素承认了吗?你要真把这些场所全取缔喽,别说我,看你们市委、市政府能不能答应…我说的都为你好,最后劝你一句,马上放人,争取主动…”

  在何大来说话的时候,身后的门又被人敲响。秀云走过去打开,有人走进来。林荫扭头一看,是许副书记、陈副市长和于海荣。他急忙对着话筒大声道:“行了何书记,以后有机会咱们再探讨吧,我们市领导来了!”然后把电话撂了。

  三个男人进屋看到秀云,都一愣。林荫忙给他们做了介绍。陈副市长开着玩笑道:“闹了半天是弟妹呀,我吓了一大跳,还以为林老弟空房守不住了,把抓的小姐弄来享用呢…对不起,开个玩笑,哈哈哈哈…”秀云闹个大红脸。

  市委政法委书记和两个副书记‮夜午‬后来到公安局,可见有重要事情,而且不用打听就猜到是什么事情,林荫暗暗懊悔没有躲出去。看来,这大军子确实厉害,人没在家,却把三位领导都发动起来了。如果说于海荣出面理所当然,许副书记来了也不意外的话,陈副市长出面就很意外了。行动前他已经表明了态度,凭他的性格,轻易是不会改变的,现在这是怎么了?

  不过,林荫心中有底,证据确凿,质严重,还在行动中抓获三名重大案犯,看他们还有什么说的。

  秀云为三位领导沏上茶水就进里屋了。林荫随即开门见山:“三位领导是为我们局的统一行动而来的吧,是我先汇报还是你们先指示?”

  三人互视一眼。许副书记咳嗽一声:“这个…也好,你就介绍一下情况吧,不过简要一点!”

  按照要求,林荫只用了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就把昨夜的情况介绍完了。在介绍的过程中,他主要强调了两点,一、这次行动是按照省公安厅和市公安局的统一部署进行的,不是自己独出心裁。二、行动收获很大。着重强调抓住了三名特大逃犯,打掉两个赌博团伙及抓获一批卖嫖娼人员。最后总结说:“总之,这些战果充分说明,省公安厅和市公安局的部署是正确的,统一行动是及时的。从我局的战果上看,皇朝大酒楼等一些娱乐场所已经成为藏污纳垢之所,应该从严处理!”

  听着林荫的话,三人脸色各不相同。于海荣因为戴着墨镜,看不清表情,但感觉上脸色不好看。许副书记表情凝重,喜怒难辨。只有陈副市长出不加掩饰的高兴神情,说的话也令人稍感鼓舞和安慰:“哎呀,这么严重…你们听听,太不象话了…妈的,就是打击得轻!”

  林荫说完,许副书记让陈副市长说话,陈副市长不干:“哎,咱们来之前不是说得好好的吗?怎么能让我说?你们知道,我根本就不想来,我这是服从领导…你说吧,就不要推了!”

  许副书记笑了一笑,犹豫一下只好开口。“好吧,我说,不过,这不是我个人意见。万书记已经打来电话,表明了态度。首先,市委对公安局的统一行动表示支持,事实证明,这次行动是必要的,是成功的,公安局的部署是周密的,措施是得力的,而且取得了重大战果,抓获了重大逃犯,查处一批卖嫖娼人员…”

  林荫边听边想:真是现代社会,信息传播得真快,刚行动结束几个小时,远在泰国的万书记就知道了。很明显,许副书记这些表扬话都不是主要的,主要的将是“但是”以后。

  果然,许副书记转调了:“但是,任何事物都有两重,对皇朝大酒楼的违法行为处罚是必要的,可是我们必须承认,他们多年来为发展我市经济、树立开放形象都做出了重要贡献。郑光军是我市著名企业家,皇朝大酒楼又是他的标志企业,甚至可以说是一面旗帜,你们的行动取得了成功,但也给我市的形象造成一定损害。万书记早就指示过,一定要创造宽松的经济环境。你想,外商到我市来投资,除了工作经营,总要玩一玩乐一乐吧,总得有个象样的场所吧,而这样的场所如果档次太低,不但客商们不满,也损害我市形象。如果有了这样的场所,公安机关频繁地检查整顿,就会吓跑外商,损害我市的经济建设。我绝不是反对公安机关行使职能,正常执法,可万书记说得好,不能机械执法,要站在讲大局、讲政治的高度执法,一切都要为经济建设服务,而不能损害经济建设…”

  林荫听了暗暗称奇又不住怒火。他知道,这些话不一定就是许副书记本心的意思,憋不住想反驳。这时,陈副市长对许副书记一摆手开口了:“得了得了,我的政法书记,有啥话直说得了,绕这么大圈子干啥?别说林荫,连我都听糊涂了。你说这么多要我总结起来就是,公安机关执法要看对象,看场合,看来头,地位高的,有权的,有钱的,有后台的,执法就不要那么严格,相反,对那些没权没势的老百姓就狠整。对不对?这就是讲政治讲大局…林荫,我不会绕圈子,就直说了吧,许副书记的话不是他本人的意思,他还没有这个水平。这是市委的意思,是万书记的意思。简单直说,要你放人,马上就放。那些女、嫖客、赌徒不是罚了吗?二军子和陶素素就放了吧。对,万书记也说了,为了对全市人民有个代,对皇朝大酒楼也可以适当罚点款,三万五万都行…许书记,于书记,我说的对吧,是这个意思吧!”

  陈副市长一番话,把许副书记闹的有点尴尬,说“是”也不是,说“不是”也不是,好在他有涵养,平素和陈副市长关系也不外,就笑笑说:“行吧,就按陈副市长的意见办!”转向于海荣:“是这样吧,于书记!”

  于海荣把脸调向一边,哼了一声鼻子说:“我一个破政法委副书记算个什么东西,公安局这么大的统一行动我连个信儿都不知道,保密工作做得真好。行,我就不说了,还是看看你们面子有多大,看看万书记说话到底管用不管用吧?!”

  林荫已经知道这是个小人,犯不上和他一般见,就没理他。

  许副书记把脸转向林荫:“怎么样,就这么定吧,马上放人吧。我们还有事!”

  许副书记说着要走,林荫急忙拦挡:“别…等一等,许副书记,你听我说…不能放他们,组织容留卖嫖娼,是严重犯罪,绝不是罚三五万款的事,这种犯罪是打击重点,要追究刑事责任的。而且,二军子公开暴力抗拒执行公务,伤害公安民警,影响极坏,怎么能说放就放呢?放了他们,我没法向弟兄们代,再说了,这也是放纵犯罪,我不能…”

  没等林荫说完,于海荣就嘿嘿冷笑起来:“许书记,怎么样?咱们碰到执法模范了,我看,还是等万书记回来吧,你说话不好使!”

  许副书记十分难堪,脸沉下来。陈副市长见状在旁开口了:“林荫,行了,听我一句吧,放人吧,要不早晚吃大亏,我在电话里差点跟万书记吵起来,可还是顶不住,乖乖地跟着一起来说服你了。你要真这么下去,这公安局长也要当到头了,听我的,别抗了,放人吧,也算给你面子了,让他们多点罚款,这么多年来,哪有过这种事,这在清水是破天荒啊!”林荫还是不答应,正要再说些什么,桌上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传来谷局长的声音:“林荫,听说昨天夜里你们行动战果不错…好,电话里我不多说了,皇朝大酒楼那两个人你放了吧!”

  什么?林荫实在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谷局长我,你也这种态度,这…”谷局长叹口气:“照我说的办吧,这也是为你好。跟你说,即使你能顶得住,我也顶不住了,这一夜我已经接了几十个电话,眼看天就亮了,还一点觉没睡成…我能理解,你的心里一定委屈,可是,要从长计议,执法环境的改善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有时需要妥协。”声音低下来:“林荫,你听着,我需要你,公安事业需要你,我不希望你是个短命的公安局长,斗争才刚刚开始。只知前进不知迂回,不是一个合格的指挥员,只是一个莽夫,你不能做这样的公安局长。”

  林荫急了:“可是,谷局长你知道他们的问题吗?他们涉嫌组织强迫妇女卖,强,二军子还杀过人,暴力阻挠公务,砍伤执行任务的民警,怎么能说放就放啊…谷局长,这是法律呀,法律是神圣的呀…”

  林荫把二军子的情况介绍了一下,谷局长听完迟疑起来:“还有这种事?那么,这个二军子可以先扣着,做精神病鉴定,别人就放了吧!”

  别人是谁?除了逃犯,赌徒和嫖客已经大多放了,还没放的只要了罚款也得放,那剩下的只有陶素素了。看来,这个女人也真不是凡人,这么多人给她说情。

  林荫还在犹豫,谷局长的声音已经透出不快:“林荫,我怎么以前没有察觉,你竟然这样的幼稚。严格执法是对的,可你想过没有,如果清水公安局长换另外一个人,会对事业和法律更有好处吗,我还需要你改变清水的治安面貌呢。不要再说了,听你们市领导的,放人。就这样吧!”

  谷书记电话放下了。林荫无力地垂下了手臂。尽管他心仍有不甘,可重重的压力使他无法再坚持下去,尤其是谷局长的话把他说动了:我不希望你是一个短命的公安局长…如果换个人在你的位置上,会比你对事业和法律更有好处吗…

  许副书记、陈副市长、于海荣都听清了电话里的声音,谁也没有说话,用不同的目光盯着他。好一会儿,林荫才恢复了一点力气,对三人说:“好吧,陶素素可以放,可二军子不行。我现在才知道,他原来杀过人,是精神病。这回他又暴力阻挠执行公务,得重新进行精神鉴定。对了,三位领导都在,我得把心里的话说出来。我不明白,公安机关依法履行职责,对藏污纳垢的场所进行检查怎么就影响了经济建设?难道卖嫖娼和赌博等污七八糟的东西有助于经济建设吗?我不理解,什么叫不能机械执法,难道执法还需要灵活吗?那法律还有什么严肃?我更不明白什么叫站在讲政治讲大局的高度执法,难道严格执法与大局和政治是对立的吗…”

  他还要说下去,陈副市长已经站了起来,拍着他的手臂说:“林荫,别说了,你说得对,可是对不一定就行得通,我都服了,你也服吧。好,放人吧!”

  三人往外走去,林荫也不送。陈副市长走出门忽然又返回来,嘴里说着:“哎,我的打火机落屋没有…”然后低声对林荫说:“林荫,看来你还不了解陶素素这个女人,他是万书记的人…我本不该跟你说,可怕你不了解情况,吃大亏…其实,我本不想来,又怕你硬顶下去更吃亏,今后你要多多注意…”

  陈副市长叹息着走出去。林荫感到他好象还有很多话没说,可也没再追问。一时之间,他只觉脑海一片茫然。直到秀云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才清醒过来:“还想什么呢?快放人吧!你咋能这样啊,把领导都得罪了…”

  林荫突然吼了一句:“你懂个什么,里屋呆着去!”

  秀云一愣,脸渐渐红了,眼睛里也有了水光,掉头进了里屋。

  望着秀云的背影,林荫心中生出一丝悔意:真是的,跟她发什么火?!

  顾不上这些,林荫想了想拿起电话,拨通了方政委的家。片刻,听到方政委的声音。林荫歉意地说:“打扰你了。实在没办法,咱们必须商量一下…”

  方政委听完林荫的话没有任何意见:“我早知道会这样,咱们别再顶了,能达到这个结果已经不容易了,马上放陶素素吧!”

  大约十分钟后,门外响起杂乱的脚步声,走进来四个人,罗厚平、秦志剑、李飞和黄建强。四双关切的眼睛都望着他。

  罗厚平说:“陶素素放了,说一会儿派人送钱来。天眼看就亮了,我们一会儿就回家,您也休息一下,天亮了,陪弟妹上街散散心!”

  李飞说:“林局长,应该足了,一把从皇朝大酒楼拿出一百多万,这可是清水历史上从没有过的呀!”

  黄建强说:“林局长,我们早知道,这次行动要惹来麻烦,您恐怕承受不住,搞到这种程度,已经不易了,大伙都理解你,你别生气了!”

  秦志剑也说:“二军子已经送进了看守所,派专人看着他…”说着又愤然起来:“妈的,进看守所时还牛×呢,居然踹了把门的武警一脚,还对我说‘我倒要看看你们能把我咋样’妈的…”意识到此时说这些不太合适,改变成劝慰的口气:“对,林局长你别生气了,明天我们联系一家权威的精神鉴定医院给他鉴定,北方精神病院是不能去了!”

  …

  在几人的劝说下,林荫的心情好了些。他勉强笑笑,挥挥手说:“谢谢你们,没什么,没什么,你们快回家休息吧,这一夜太辛苦了,大伙都累坏了”

  几人离开了。

  屋子里静下来。  WwW.IjSxS.Com 
上一章   使命   下一章 ( → )
《使命》精彩绝伦,是朱维坚耗费无数心力并历经数次思想斗争后才码出的,极速小说网提供使命最快更新全文阅读.致力最快速更新使命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