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小说网提供使命最快更新全文阅读
极速小说网
极速小说网 科幻小说 校园小说 都市小说 架空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重生小说 仙侠小说 综合其它 玄幻小说 乡村小说 同人小说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官场小说 灵异小说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推理小说 穿越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好看的小说 都市百美 伊底帕斯 家人宴客 家庭传奇 呆瓜阿福 妖女榨汁 罪恶进行 永乐仙道 碧栬江湖 人间仙境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极速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使命  作者:朱维坚 书号:43195  时间:2017/11/4  字数:13517 
上一章   ‮章七第‬    下一章 ( → )
有些事不能急于求成,要采取相应的策略

  (2000年3月19上午至傍晚)

  1

  消息传得真快,还没到上班时间,林荫办公室的电话就一个接着一个,有本局的领导,也有一些朋友,都打听破案的事,都是祝贺的话语。上班铃还没响,郝正就第一个走进来,满面喜地吵嚷着:“林局长,恭喜呀,我在清水公安局这么多年,还真没听谁破过这么漂亮的案子。林局长您真有两下子,现在全市都知道了,连我老婆都知道了,向我打听咋回事,我说,咋回事?还不是我们林局长指挥得好…真的,这案子破得太漂亮了,我都觉得脸上有光彩!”

  听着这些祝贺的话,林荫本来不快的心情好了一些,对郝正笑答:“谢谢你了,不过,案子破了,是大家的功劳!”

  郝正脸色一整:“林局长您太谦虚了,话可以这么说,可领导的作用是谁也抹杀不了的!对了,我听说是二十三起,其中二十二起是老曾那时候发的,他咋没破?怎么你一来就破了…有些人就是不自量力,也不知自己是打啥家伙的,到处吹牛说这案子是他破的!”

  林荫听了这话一愣,有这种事?是谁?

  他首先想到牛明。可是,郝正说出的却是另一个名字:“还有谁?咱们那秦大主任呗!刚才我从他办公室门外过,听他正跟秘书文书们吹呢,说破案子都是采用他的思路,要没有他肯定破不了,还说,是他救了你,要不,你就得辞职!”

  这…太过份了!秦志剑怎么这样,你起的作用难道谁会忘记吗?到处吹什么,还什么你救了我…

  林荫脸色沉下来,刚刚恢复的好心情又蒙上了一层云,而且,对秦志剑刚刚形成的较好印象,一下又变了。看来,这人狂妄自大,还真不能重用。

  郝正看着林荫的脸色继续道:“林局长,说起来,都是办公室副主任,我不该传他的话,可实在忍不住…你哪儿对不起他了,他怎么对你那么大意见?你是没听见,有的话比骂人都难听?”

  “这…他说什么了?”

  郝正:“这…我也没听全,好象说你不是好东西,什么一丘之貉…”

  一丘之貉,跟谁一丘之貉?

  太不象话了!林荫忽的站了起来。要不是响起敲门声,非爆发出来不可。也巧,推门进来的正是秦志剑。林荫努力克制着,用客气的语调问:“啊,秦主任,有事么?”

  秦志剑一愣,看了郝正一眼没说话,郝正知趣地退了出去。秦志剑这才着脸开口:“那件事就拉倒了?”

  林荫一愣:“什么事?”

  秦志剑脸色更难看了:“你忘了?蓝玉芹把物证给弄没了,还弄虚作假,影响破案,这么重大的责任就不追究了?!”

  这…一股愧疚在心中升起。是啊,案子破了,光顾着高兴了,却把这件事忘了。于是,马上着秦志剑的目光大声道:“怎么能算了,这是渎职,是重大事故,一定要严肃处理!”

  秦志剑脸色这才和缓一点,脚步向后退去。林荫又把他叫住:“等一等,我跟你说的工作要点搞出来没有?”

  秦志剑:“没有!”

  林荫不快地:“一个季度快过去了,工作要点还没出来怎么成?要提高工作效率!”

  秦志剑愣愣地看看林荫,什么也没说,转身出去了。

  林荫望着秦志剑的背影,心里有点奇怪:他只是个办公室副主任,自己的直接下属,他应该想方设法让领导高兴才是,嘴上更要有个把门的,怎么能这样?不就是在破案中发挥一点作用吗?就翘这么大的尾巴?!

  当然,他反映的问题还是要重视的,确实应该严肃处理。可是,暂时还没有时间,案子好歹破了,该向领导报告了。林荫分别拨通了许副书记、陈副市长的电话,二人都是没等他开口就抢先表示祝贺。陈副市长大嗓门儿直震耳子:“好哇,林荫,干得好,旗开得胜,这一炮打得好,我替你高兴,向你祝贺,看那些人还说什么…”许副书记虽然不象陈副市长那么溢于言表,也很真诚,嘱咐林荫尽快写一份报告给县委,让万书记了解一下破案过程。

  接着又挂通了谷局长的电话。没想到谷局长没有表扬反倒劈头就是一顿批评:“林荫,你还想起来汇报啊,这么干工作能行吗?人家没成绩想办法弄出成绩汇报,而且尽量早汇报,多汇报,你可好,这么大的案子破了,我这地区公安局长还是从政法委听到的消息,你说你是怎么搞的?光干不说不行,这种案子,破不破,都要把工作情况随时向领导汇报,我倒其次,关键是你们市委市政府,尤其是主要领导,你要多向他汇报,一定要他理解你,支持你,要不你这公安局长能干好吗…还要加强宣传,既要干,又要说,跟电视台报社联系没有?一定要宣传出去,而且要快…对了,光你们清水电视台远远不够,我跟白山报和省报联系一下,这种案子,省电视台也能上…还有,奖惩要分明,对侦破这起案件的要论功行赏,马上报到市局,尽快给你审批,这也算我对你的支持吧!”

  放下电话,林荫意识到谷局长批评得对。是啊,自己光忙破案了,和市委市政府沟通得太少了,万书记好象本来就对自己有成见,再不沟通,时间长了,形成固定印象就不好了。对,还有宣传,报功…

  真是说曹就到,林荫拿起电话刚想拨政工科,门被敲了一下忽然开了,一架摄像机的镜头炮筒一样从门外捅进来,吓人一跳。然而,摄像机后边闪出一个倩丽的身影,一口雪白的牙齿灿烂地笑着,再加上乌黑的眼睛,线条优美的下巴,正是市电视台女记者苗雨,摄像机在一个年轻的男记者手中。政工科长李婕陪在他们身后。

  李婕进门就高兴地说:“林局长,电视台来采访这起案件了,刑警大队和牛局长都采访完了,苗记者说还要采访你…记者同志,你们安排吧,什么角度,怎么摄,采访什么,你们说了算!”

  林荫知道宣传是必要的,可本人并不想面,然而两位记者却不答应。再一想,自己确实有话要说,就同意了,在摄像记者的调动下,整了整警服坐到办公桌后面。

  苗雨是有备而来,第一句话就问到劲儿上:“林局长,据说,你在市委大楼盗窃杀人案刚刚发生时,曾立下军令状,说案件不破就辞去公安局长职务。当时,你是不是有把握侦破这起大案?”

  林荫:“不,没有把握,我只是觉得,这样的案件如果不破,我无法面对清水人民,无法面对市委、市政府,因此,在一种热情驱使下,表了那个态,与其说是把握,还不如说是决心。现在看,当时有冲动的成份!”

  苗雨黑黑的眼睛闪了一下,又问:“那么,如果案件真的不破,你会不会真的辞职?”

  林荫:“当然,我是一个男子汉,言出必行,我会兑现自己承诺的!”

  苗雨笑了,笑得很好看:“林局长,可是,人们却对此有不同的看法,有人认为你是个有责任感的公安局长,也有人说,你这样做是哗众取宠,你怎么认识这个问题?”

  谁说的这话?一股怒火从心中生出,但没在表情上显出来,可语调还是难以避免:“我不知道这话是谁说的,也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觉得这是对我的伤害和污辱,恐怕没人会拿自己的职务来哗众取宠,如果不破案,我肯定会兑现自己的承诺。难道,敢于承担责任反而有错吗?不管别人怎么说,我认为自己没有错,今后我还要这样做!”

  苗雨感地:“你的意思是,今后如果有案件不破,你还会辞职吗?”

  林荫:“那要看什么样的案件,如果是社会危害严重、犯罪分子猖獗、人民群众反应强烈的案件,我一定要破,不破案,就不当这公安局长!”

  苗雨转移了话题:“林局长,你刚来清水,可能还不了解情况,我市的治安形势并不乐观,种种迹象表明,黑社会势力比较猖獗,你对这个问题是怎样一种态度呢?”

  林荫笑了一下:“很简单,势不两立。黑社会是一种有组织犯罪,是社会危害严重的犯罪,必须严厉打击。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绝不许黑恶势力长期存在,危害社会和人民群众。”缓了口气,看着苗雨说:“非常感谢您的提醒,今后我会注意的!”

  苗雨盯了林荫片刻,又笑了:“林局长,很显然,你是市委大楼盗窃杀人案侦破工作的指挥员,可以告诉我们,你在破案中发挥了什么作用吗?”

  林荫迟疑了一下:“这…我起到了应起的作用。但是,破案靠的是集体的力量,没有全体参战人员的努力,案件是不会这样顺利破获的…”

  林荫本来想介绍一下秦志剑的情况,可心理上忽然发生了阻碍。正在犹豫间,苗雨已经转了话题:“林局长,你已经有了一个好的开头,我最后再问您一个问题,我想,这一定也是全市人民想知道的。你认为,要当好一个公安局长,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

  林荫稍稍想了一下,一字一句地说:“我认为,是执法。公安机关是特殊的行政机关,是执法机关,因此,秉公执法和严格执法至关重要,法律是一个国家的生命线,中央已经提出以法治国的方略,如果不能秉公执法和严格执法的话,那么,这个公安局长就不称职,甚至是渎职!”

  林荫以为提问已经结束,刚要站起来,苗雨却又问了一个问题:“对不起林局长,您的话使我又想起一个问题。您能保证在清水期间做到秉公执法、严格执法吗?包括你到任的这些天里,你认为自己完全做到了秉公执法吗?”

  这…林荫的心一动,昨夜的事又涌上心头,一时有些迟疑,苗雨聪明的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他。不容细想,他克制地回答道:“秉公执法和严格执法是一个合格公安局长的首要标准,但是,由于人所共知的原因,当前,公安机关要做到这一点难度很大,可无论难度多大,我都会尽最大努力履行职责,不辱使命!谢谢!”

  林荫没有再让苗雨问下去,主动结束了采访。苗雨虽意犹为尽,也只好站起来:“好,就到这里吧,谢谢林局长!”

  在送苗雨及摄像记者向外走的时候,林荫告诉李婕通知班子成员,下午开委会,研究破案奖惩问题和各项工作。李婕答应着陪苗雨离去。

  林荫送到走廊里,望着苗雨风风火火向远处走去的背影,忽然想起了什么,大声道:“我的镜头要少用,多反映破案情况,反映参与破案的其他同志,特别是秦志剑,一定要表扬他!”

  苗雨乌黑的眼睛很有深意地回头看看林荫,什么也没说,自顾向外走去。

  2

  下午的委会进行得很不痛快。

  第一个议题是总结市委大楼盗窃杀人案的经验教训。这个议题昨天晚上就跟牛明说了,可是,上会了,他却还是含糊其词:“这个这个…我觉得,这起影响重大的案件所以能够及时侦破,主要经验是领导重视,指挥得力,特别是林局长决心大,部署正确,亲临一线指挥…”林荫听了急忙阻止,皱着眉头说:“怎么给我评功摆好来了?刑警大队就是这么讨论的吗?既然这样,经验就别说了,说说教训吧!”

  牛明:“这…教训,教训当然也有,比如一开始侦破方向不明,判断不够准确,走了些弯路。可这是难以避免的。我们应该认真取,以利再战…对,还有的同志责任心不强,给案件侦破造成一定影响…这,我就想到这么多,大家谈吧!”

  谁谈?案件是刑侦口破的,别的领导怎么谈?会议闷了起来。林荫气上来了,声音忍不住高起来:“牛局长,难道教训就这么多?你说说,咱们破了多少起案件?二十三起是吧,可立案登记簿上的有几起?连三分之一都不到!全靠王霞保存了那些登记,要不,上哪儿找去?怎么并案?怎么分析?不如实立案,这不是一个最大的教训吗?还有,技术科是怎么保管物证的?好不容易收集到一枚指纹,却让他们给弄没了,没了就没了吧,又不说实话,居然用假指纹来欺骗侦查人员,这是什么质的问题?这种教训还不值得总结吗?对了,我自上任以来,还没开全局大会表过态。我觉得,表态也没啥用,关键是行动。我看,现在可以行动了,那就是从严治警,有功必奖,有过必罚。好,牛局长,你再谈谈,在这起案件中,谁的贡献大,该给谁报功?谁有过失,该怎么办?都说说!”

  牛明麻搭着眼睛,向政工科长李婕一甩头:“都已经报给政工科了,还是你汇报吧!”

  李婕咳嗽一声,看看林荫,又看看牛明,说:“刑警大队报上来五个人,有林局长,牛局长,有罗厚平,江波,李飞!”

  林荫气不打一处来,秦志剑虽不讨人喜欢,可他毕竟发挥了重要作用,没有他,不能说案件就破不了,起码不会破这么快,还有那个高翔,多出色的小伙子,要不是他,沈勇没准儿就跑了,为什么不把他们报上来呢?眼睛看着牛明问:“你们怎么研究的?报我干什么呀?这案子到底谁起的作用大不是在那儿摆着吗?侦破方向是秦志剑提出来的,审讯是秦志剑突破的,为什么不把他报上来?”

  听了林荫的话,牛明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的,说话也口吃起来:“这…这是刑警大队的意见…秦志剑他不是刑侦口的,所以刑警大队没报他,如果局委认为他够格,可以直接定吗!”

  林荫不再说别的,把秦志剑的作用向会议介绍了一下,然后说:“把我拿掉,把秦志剑加上,大家有什么意见?”

  大家同意给秦志剑报功,可不同意把林荫拿下来。林荫解释说:“我是局长,立不立功无所谓,关键是调动同志们的积极,大家就支持我一回吧,别报我了!”

  林荫这么一说,大家也就不坚持了,可牛明却认真起来:“我不同意林局长的意见,我认为,指挥员的决策对案件侦破至关重要,没有林局长的正确指挥,案件不可能破得这么快,林局长一定要报!”

  他这么一说,其他领导也符合起来,还是说要给林荫报功。林荫猜到了牛明的心思,如果自己不报,他恐怕也不好报。为了班子团结,也为了调动他的积极,只好表态说:“行了,指挥员报一个就行了,牛局长也是指挥员,而且是前沿指挥员,还亲自审讯,报牛局长一个就行了!”

  这么一说,牛明才满意了,虽然又说了几句报林荫,可态度远不那么坚定了。

  这件事定下来后,林荫又问牛明:“还有一个同志你们怎么也没报?就是那个高个儿小伙儿,叫高翔吧,表现多突出哇,在火车站那儿多亏他了,要不沈勇就跑了,怎么能不给他报功呢?!”

  林荫发现,在自己说话的时候牛明笑了,而且是一种开心的、讥讽的笑容。话音未落他就接上茬儿:“林局长,这可怪不着我们,不是没想到他,而是没法报他,因为他根本就不是咱清水公安局的人,甚至连公安民警也不是!”什么?!

  方政委在旁接过话来:“是这样。林局长你还不知道,高翔是省警校毕业的,可市里一直没分配,他是在刑警大队义务帮忙!”

  “没分配?”林荫奇怪地问:“他什么时候毕业的,为什么没分配?”

  “去年七月,”政工科长李婕说:“已经八个多月了,上级有文件,中专毕业不包分配,可以分也可以不分,双向选择,自找接收单位。局里超编,市里不同意咱接收!”

  “那要看是谁,警校毕业的分不进来,超编,有些人再超编也能进来。这就是清水的现实,一边批评公安队伍素质低,让咱们加强队伍建设,另一边素质高的又进不来,却把一些素质低的进来,这样的队伍战斗力能强吗?纪律作风能好吗!”

  话说得又尖锐又激动,正是纪检书记老靳。林荫扭头问方政委:“没跟市领导反映过吗?”

  方政委苦笑一声:“怎么没反映过?我和老曾去找过两回,啥事不当…其实,象高翔这种情况不是他一个人,在咱局各个单位帮忙的就有十来个,刑警大队就七个!”

  林荫:“那,他们的工资怎么办?”

  方政委:“哪来的工资,白干,而且,象高翔这样的家在农村,吃饭住宿还得自己解决,我跟刑警大队说过,帮助他解决点问题,听说江波对他还可以,让他住办公室,帮助安排了一个小饭店,吃饭比较便宜!”

  这…居然是这么回事,这么长时间一直拿他当刑警对待,没黑没白的跟着忙,闹半天他还不是警察!林荫一下想起高翔在审讯沈勇时的表情。当时,沈勇愤地诉说了社会不公,同样当兵转业别人分了好工作他却走上沉沦的道路,高翔听得眼睛泪汪汪的,脸红红的。那肯定是勾起了他的心事,引发了共鸣。

  闷了好一会儿,林荫又问:“不管怎么说,也不能白使唤人哪,多少给点报酬哇!”

  牛明哼了声鼻子:“谁不这么想,可上哪里去整钱?他又不是一个人?再说了,他是怕业务扔了,自愿白干的,咱们给他提供了条件,也够意思了!”

  闷了片刻,林荫又问:“他家是哪儿的,爹妈能帮助他吗?”

  没等牛明开口,纪检书记老靳又把话抢过来,愤愤地大声道:“那还用问吗?如果他爹有权,能到现在还没分配吗…妈的,规定都是给老百姓定的,什么中专毕业不包分配,什么公安局没编,领导的孩子再没编也分了!高翔他们毕业到现在多长时间了?这段时间里咱们局进来多少人?有几个是真正大专以上学历的?多数是假文凭。要论素质,我看哪个也赶不上高翔,可有啥办法?我看那,也别太过份了,不能报功,也得给点物质奖励,要不太说不过去。我打听过,他家在农村,爹娘都是普通老百姓,要是不穷,花得起钱,也早分配了!我看,就给钱吧,帮他解决解决生活困难!”

  林荫觉得这个主意很好,向老靳投去赞同的一瞥:“我同意这个意见,给多少合适?我看,两千不多吧!”

  老靳:“不多,要是犯罪嫌疑人逃跑了出去追捕,不知得花多少钱呢,不多,我同意!”

  方政委、李婕、黎、周、赵等副局长都表态同意。牛明也表示同意,甚至还说,要不是局里经费紧,还可以多奖一些。

  报功的研究完了,往下的议题更难了。林荫说:“立功的就研究到这儿,下面研究处分的吧!”眼睛看向牛明:“我说过了,那个技术科内勤把物证弄丢了又不承认,弄虚作假,责任人叫什么名字来着…对,叫蓝玉芹吧,对她的问题你们研究的意见是什么?”

  牛明好象有成竹:“啊,这个我们认真研究了,可大伙都觉得,这牵涉到组织处理,不是刑警大队的权力,应该由局委决定!”

  林荫:“是由局委决定,可也不能把什么都推给局委,刑警大队做为基层单位,总该有个初步意见吧!”

  牛明:“这…他们讨论了,觉得蓝玉芹虽然责任心不强,但是,到技术科时间不长,缺乏经验,应该给她一个改正的机会。大伙说,应该对她严肃批评教育…反正,这是刑警大队的意见,最后还得由局委定!”

  林荫冷笑一声:“时间不长,缺乏经验?我看她经验很丰富吗,物证弄丢了赶紧造个假的补上。要不是秦志剑及时发现,这案子还不知能不能破呢?这么一起社会影响极大的案件和二十多起系列撬盗案,差一点就因为她一个人就泡汤了,造成这么大后果只是批评教育?大伙看看,该怎么办?”

  又闷住了,谁也不出声,连老靳都不出声了。林荫正要说话,被身旁的方政委捅了一下“林局长,这个问题是要严肃处理,但我觉得,这要涉及到取证等工作,不是这次会上能定下来的,我看,是不是先让纪检委调查,然后拿出意见来,过两天我们专门开一次会研究?!”

  方政委说着还别有意味地看了林荫一眼,林荫想了想转向老靳:“靳书记,你的意见呢?”

  老靳悻悻地:“事儿不明摆着吗?还调查什么,局委研究定下来算了!”

  方政委说:“那不行,没有证据材料,哪能光靠嘴说就给人处分?你们还是调查一下再说吧!”

  老靳哼声鼻子不说话了。

  议题往下进行。林荫说:“其实,我们这个会要不是老出事,早开了。今天的议题也早跟大家打过招呼了,主要是研究一下全年工作,各分管领导把自己的一摊儿都谈一谈,工作成绩、问题、今年的干法和打算。成绩不说跑不了,问题不说不得了,我看,成绩说不说都行,主要说存在的问题,该如何解决。好吧,每个人都谈谈!”

  这个议题进行得也很不痛快。倒不是领导们不谈,谈了,谈得还认真,谈的时候还都拿出小本,有的还是打印好的材料,可多是老生常谈。牛明更是把王霞写的稿儿念了一遍,和省厅、地区公安局的刑侦工作要点差不多。林荫听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住了:“这样吧,咱们都别照稿念了,谈点实实在在的东西。先说问题,在去年的工作中,各口都存在哪些问题,然后结合问题,再谈今年该怎么解决,赶上去,谈吧!”

  这下好,大家真的谈起了问题,可林荫听着听着又皱起眉头。听来听去,各口问题大同小异:一是人,二是钱。都反映经费困难,影响工作开展,都说人员素质低,影响工作和形象,还有的说警力少,忙不过来。老靳对此有独特见解:“要说少,也不少,咱们警力总数确实不少,可有用的、高素质的、能独挡一面的少。”谈到经费,各位领导的话更多。牛明甚至用一种激动、委屈的语调说:“光说刑侦口破案少,可破案不是过家家玩,需要经费,现在的犯罪嫌疑人可不象从前那么老实,干完了马上就跑,你要出去抓人,没钱能行吗?很多时候,明明知道案子是谁干的,可能藏在哪里,就是没钱去抓!”分管警的副局长也说:“去年我局在‘双评’中倒数第一,警有很大责任。因为警都在社会面上活动,和各界接触最密切,直接影响全局形象,要想扭转这种局面,今年必须在两方面下功夫。一是控制交通事故,保证道路通畅。二是在服务作风上下功夫,改善形象,加强宣传教育,减少罚没…这话说起来容易,执行起来就难了,警大队一百多人,超编百分之四十,都是市里安排进来的,要靠罚没款开支,要是不罚不没,这些人怎么养活呀?我一想这个问题就头疼!”

  黎树林说:“从表面上看,治安工作好象经费问题不大,其实更为严重,主要表现在农村派出所民警的生活上,由于市财政是砍块儿的,农村派出所的工资在乡镇开,可多数乡镇不能及时全额开工资,很多一年只能开半年至八个月工资,而且还是开前五项,有的民警一年只能开两三千元,怎么生活,能安心工作吗…”

  说来说去,都是这些,越说越气。分管常务的周副局长又提醒林荫道:“林局长,我得把真实情况反映给你,咱局的经费顶多还能支持俩月。今年还要换新装,每人两千多元,全局一百好几十万,市财政恐怕指不上,他们保工资还保不住呢,地区公安局老是催着报表钱,要求‘十一’必须换装,我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啊!”…

  林荫越听越头痛,一下午要过去,也没呛呛出啥来。可他知道,这都是真话,如果没有经费保障和高素质的人员保证,你公安局长再也本事也难把工作干好。看看表,马上就打下班铃了,他挥下手说:“好了,别都说气话了。这样吧,大家散会后再考虑考虑,就立足于我局的这种现状,如何创造开展工作,改变这种局面…大家还有什么事吗?要不散会…”

  “等一等…”老靳急忙举手示意:“林局长,方政委,我看,是不是把赵铁军的问题也研究一下?别再拖了,问题早已查清,全局民警在看着,再拖下去影响不好!”赵铁军?林荫眼前闪过一张油顽的脸庞。他不是刑警大队大案中队那个人吗?怎么,他有什么问题?看看方政委,方政委皱着眉头解释说:“还是年前发生的事。赵铁军有一次在饭店喝多了,和一个顾客吵了起来,把人打伤了,还开,把饭店吊灯打碎了,影响不好,还有群众举报,说他有嫖娼行为,不过,这个问题还没查实…”

  “怎么没查实?”老靳不满地把话接过去:“有两名群众举报,还有卖小姐本人指认,有别的小姐证言,只是他本人不承认罢了。依我看,已经查实了!”

  “可是,那个卖小姐不是已经离开清水了吗?”

  “她是后来离开的,可她当时已经承认了这回事,也做了笔录,如果要找她也不是找不到,只不过费些事罢了!”

  “可你不是没找到吗?人家赵铁军现在一口咬定没这回事,你光有证言怎么能行?”方政委转向林荫:“林局长,我看,这事还得调查一下,是不是下次会议再讨论?”

  可是,林荫已被勾起了兴趣,摇头说:“等一等,你们再说说,这赵铁军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平时表现怎样?”

  老靳又来了气:“这还用问?好样的能出这事吗?怎么都不出声,你们谁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不就是大军子的手下吗?”闷了闷说:“反正我已经得罪他了,就实说吧。据反映,他调进之前就劣迹斑斑,打架斗殴、寻衅滋事、赌博、嫖娼啥事儿都干,派出所还当重点人控制过,可就这样的人,硬是调进公安局当警察,调进来就违法纪,要不及时处理,不知给你惹多大事呢…我就不理解,社会上好青年有多少,为什么偏让这样的人进来?不说别的,咱们局还有多少老民警的子女没有安排呢,为什么偏要收他?!”

  老靳愤愤不平地住了口,可是没人呼应,大家都沉默着。片刻,牛明笑着把话接过去:“靳书记,你可是讲原则的人,对待问题不能从个人感情出发呀,要是你儿子安排了,恐怕就不会这么说了!”

  “谁从个人感情出发了?”老靳忽的站起来,象吵架似地冲牛明嚷道:“牛明,你也别站着说话不疼,等你五十多岁的时候,有个二十多岁的儿子成天在家呆着,看你心里啥滋味?是,我不否认,我说的话里有个人感情存在,我是觉着不公平!赵铁军他和我儿子是中学同学,当时,他在班级学习是最差的,在学校一贯调皮捣蛋,我儿子也不出色,可怎么也比他强多了,虽然中专,可那是统考考上的。别看赵铁军他有大学文凭,那是他花钱买的。现在只要有钱,别说大学,就是研究生的文凭也能买到。哼,说来说去,是我老靳没钱没权,当个纪检书记还竟干得罪人的事,要不,儿子也早安排了!”

  牛明又笑一声:“那你还怪谁?只怪你自己!”

  老靳更激动了,忽地站起来:“对,是怪我,怪我没钱没权,可我翻遍了章国法,哪儿说有钱有权就可以安排儿女,没钱没权就啥也不行?反正赵铁军已经知道我的态度,就得罪到底吧。我认为,局委应该尽快研究这起违纪案件,认真对待,严肃处理,拖下去影响不好!”老靳气呼呼坐下了。

  对纪检书记的表现,林荫感到一点意外,因为来得时间短,和他接触不多,印象中这是个老成的人,年纪好象和方政委差不多,但要比方政委显老,头发都花白了,额头和脸颊上都有了深浅不等的皱纹,一副愁苦相,平时不怎么爱说话,想不到今天忽然这么烈。也许如他自己承认的那样,有个人感情在内,可不能否认,他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林荫平静一下又问:“赵铁军是什么时候调进来的?是怎么调进来的?”

  老靳:“去年秋天,八九月份吧…李婕,赵铁军是啥时调进来的了?”

  李婕回忆了一下说:“人进来的时候是八月份,办手续时候是九月了!”

  林荫听出问题了:“那不是高翔他们毕业以后的事吗?既然高翔分不进来,没有编,他怎么能进来?”

  老靳冷笑起来:“说的就是吗?好样的进不来,不好的你还挡不住。我不是说了吗?有没有编得看是谁,对某些人,他想调哪里就调进哪里…对,赵铁军学历高,是大学本科,可是,纪检调查他的时候,让他写一份说明,硬是不会写,字跟老蟑爬似的,一共二百多字,写错了三十多,你说,这样的人在刑警大队,能做笔录吗?听说,他现在把高翔抓住了,凡他办的案子,都让高翔替他做笔录,组卷,但签他的名儿,这可是违法呀!可高翔他虽然是货真价实的警校毕业生,品学兼优,却就是进不了公安局,只能替人家干活,这到哪儿讲理去呀?!”

  林荫终于忍耐不住,呼吸越来越重,声音也高起来:“公安部对调入人员不是有规定吗?逢进必考,赵铁军考没考?”

  老靳又冷笑起来:“考?那要看是谁了,公安部的规定出台后,还真考一回,那回进的人素质确实也真不错,可就那一回,再没执行过,对了,这二年进来多少人?哪个考过?市里哪个领导一句话,清水就多了个警察…公安部,公安部算什么,他能管到清水的某些人吗?咱们就是这种体制,有什么办法?”

  没人出声,又是牛明笑着把话接过去:“靳书记,不完全象你说的那样吧?咱们可不能用着朝前,用不着朝后啊,别忘了,咱们股底下这幢大楼可有人家的一百万哪!”

  “那又怎么了?”老靳激动地反驳道:“难道咱公安局是可以收买的吗?告诉你们,当初我就不同意要他的赞助款,难道他傻吗?平白无故拿出一百万白给咱们?还不是买咱们手中的权?别的先不说,楼没盖完,他先把人安进来了。我说句不好听的,他这是往咱公安局安了一双眼睛!”

  林荫渐渐听明白了,原来,这赵铁军是大军子表弟,是在大军子赞助建楼款后调进来的。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呀!老靳说得对,难道公安局是可以收买的吗?就因为他捐了一百万,公安部的规定就抛在一边了,他的人违法纪就不受处罚了,妈的…

  林荫肚子一鼓一鼓的,正要爆发,方政委在底下拉了他一把抢先开口道:“对这起违纪案件,我们要严肃处理,这是坚定不移的,可是同时也必须慎重,要对人负责,尤其要注意证据。我看这样吧,纪检委再搜集一下证据,已有的证据也再推敲一下,一定要办成铁案…林局长,马上就下班了,这么重要的事,短时间恐怕很难讨论透彻,我看,就在下次委会上与蓝玉芹的案件一并讨论吧!”

  好象是呼应方政委的话,他刚说完,下班电铃就响了起来。散会后,方政委拉了林荫一把,二人留下来。可老靳走出去后却又返回来,对二人说:“刚才还有一件事我在会上没来得及说,先跟你们局长政委反映一下吧。那大军子的轿车挂着警用牌照和警灯算怎么回事?公安部对这方面有严格规定,为什么不执行?对,听说还给他配了。我把话先说到这儿,解决不解决是你们的事,真要出了问题,恐怕先追究的是你们的责任!”

  林荫被这话提醒,忽然想起自己昨晚的发现:对,这可是个大问题,必须马上解决。正要表态,方政委又拉了一把,对老靳说:“你反映得对,我和林局长商量一下,一定认真解决!”老靳这才转身离去。

  屋里没别人了,方政委才关上门轻声说:“林局长,有些事我必须跟你说说了。我明白你的心思,也全力支持你,可有些事不能之过急。你刚来,局长的令还没下,为什么就急着得罪人呢?你知道蓝玉芹是谁?她是万书记的干妹妹!”

  啊…?

  虽然出乎意料,可也不感到惊讶,只是心理上压力陡增。方政委继续说着:“万书记青年时代下乡队,住到蓝玉芹家,蓝玉芹的父母照顾的,就认了干亲,他们就成了干兄妹,多少年了,关系一直保持得好,后来万书记调到清水,就把这个干妹妹带来了,去年安排到咱公安局…你在会上那么说,要是传过去,人嘴两层皮,再给你添油加醋,会是什么结果?!”

  “那,这事怎么处理,就这么算了?”

  “算了当然不行,就按牛明说的意思,给她个批评教育,反正没有造成后果,也说得过去,这还得先跟万书记打个招呼,免得发生误会,让小人进谗言!”

  这…林荫知道,方政委说得有理,可是,如果真这么处理,怎么向全体民警代,今后再发生同类问题怎么办?要是躲着这个,小心那个,这工作还有个干吗?!目光望向方政委:“那么,赵铁军的问题怎么办?也不处理了?!”

  “这…也不是不处理,关键是要讲究策略。现在的人观念都和从前不一样。不管怎么说,他表哥确实赞助了咱公安局一百万,你要是整他,很多人会说我们不够意思,再加上大军子的能量,将会很难办。赵铁军出事是在老曾的时候,就因为难处理,才一直拖着,你怎么能一来就擦他的股呢?我理解你的心情,问题是要解决,但不能之过急,你的局长任职还需要市人大批准,最起码在这段时间里不能着急,得罪人的事往后推一推,小不忍则大谋呀!”

  “那,和警用牌照的问题呢?这个问题不能再拖了,要是出事就晚了!”

  “对,这事必须马上解决,给大军子配,是老曾个人决定的,没经过委会。在这种人手里也确实危险,社会影响也不好,必须马上收回。但也要讲究策略,正好现在上级公安机关对支管理抓得很紧,老是发文件,咱们就转发一下,然后开展一次收统一行动,要治安大队拿着文件找他,把收回,别让他感觉这是针对他个人的!”

  方政委考虑得很周到,林荫没有反驳,接着又问:“那警灯和警牌的事怎么办?”

  方政委说:“也用同样的办法,但要等一等,等收上来后,过些日子再搞一次警务督察活动,集中开展清理非警单位人员违法使用警灯和警用牌照,借这个机会,把他的警灯和警牌收上来,再让警大队给他办个号码好一点的民用牌照!”

  林荫同意了方政委的意见。有些事是不能急于求成,要采取相应的策略。可是,策略不能代替原则。林荫有一种感觉,自己和大军子兄弟恐怕无法长期相安无事,早晚有一天要正面相撞。到那时,就不知道是怎么个局面了。  Www.IjSxS.CoM 
上一章   使命   下一章 ( → )
《使命》精彩绝伦,是朱维坚耗费无数心力并历经数次思想斗争后才码出的,极速小说网提供使命最快更新全文阅读.致力最快速更新使命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